0871-63391719
收缩
  • 售前咨询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• 网站备案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• 技术支持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• 进机房维护办理电话
  • 18908891837
  • 技术支持服务电话
  • 18908891838
  • 15096674079
  • 关注微信

让你3秒知道怎么赚钱?揭开“炒鞋教程”里的骗局

日期:2021/4/13 13:52:26    来源:中国青年报    作者:赵丽梅 刘世元
图标浏览量:



  这次炒鞋之风会转向国潮,与之前炒Nike、adidas等品牌的鞋子没有本质上的区别,都是出于投机以获取暴利为目的。而炒鞋背后的推手往往是多元的,有品牌方、鞋贩子、二级市场交易App平台等。


  当炒鞋大军转向国货,炒鞋的“歪”风似乎愈吹愈大。4月11日,记者发现前段时间被炒到4万多元的球鞋李宁韦德之道4全明星银白款的标价已经达到6.66万元,相较于1499元的发行价,涨幅达44倍。


  3月下旬,“新疆棉”事件发酵后,部分国际品牌潮鞋市场遇冷,很多炒鞋客便将手伸向了国产品牌,有的国货品牌瞬间“身价倍增”。


  这一波炒国货的“邪”风是如何吹起来的?炒鞋乱象该如何治?


  “炒鞋圈”变了天


  近日,“炒鞋圈”发生了不小的动荡,甚至在重新洗牌,其中,不乏炒鞋界的“大佬”栽了跟头。


  “以前的经验现在基本上都没用了。”高伟(化名)是炒鞋大军中的一员,他说,按照以往的经验,这个阶段应该囤一些Nike、adidas等品牌的低帮鞋,到了夏天这些鞋子的价格都会上涨,“但现在不敢囤了。”


  今年3月,Nike的“死亡之吻”正式发售,一些人花高价囤了上百双鞋。不料,随后鞋价急转直下,不同码数的鞋子在二级市场的售价差异巨大,以42码为例,从1个月前的2119元跌到如今的1409元,不少人成了被割的“韭菜”。


  在二级市场,鞋价是实时变化的,这些暂时“砸”在炒鞋客手上的鞋子有盈利的可能,但需要较长的等待周期。在这种情况下,一些人的资金周转将出现问题。高伟表示,“还是国产鞋子比较保险。”


  国货变成了很多炒鞋客的新阵地。4月10日,韦德之道9“绽放”以1299元的价格发售,仅过了1天,标价已经达到3333元。此前,安踏的哆啦A梦联名休闲板鞋白红款发售参考价为499元,后来一路涨到了2889元。


  “炒鞋圈”不断有新人涌入,在一些炒鞋交流群流传着多本“炒鞋教程”,声称“让你3秒知道是怎么赚钱的”,并对于什么样的鞋值得买、能挣多少钱、如何售卖等问题都进行了详细的叙述。随着球鞋市场不断变化,教程仍在不断更新。


  在个别“炒鞋教程”中有一部分内容尤为醒目:如何挣大钱?文中写道:“资金多的人‘扫’国产鞋,利润销量无敌,不要执着于国际品牌,利润率远远低于国产鞋。”


  国货越来越“出圈”


  随着多款国产品牌鞋价高涨,国货也越来越“出圈”。


  事实上,这不是国货品牌鞋子第一次被炒出“天价”。2019年,李宁球鞋韦德之道7 “the moment”在发行后的第一天就涨到1万元。10多天前,这款鞋在二级市场的成交价仍在1万元左右。


  国潮正在加速崛起。公开数据显示,2020年,李宁集团营收为144.57亿元,净利润增至16.98亿元。去年,安踏体育营收达355.1亿元,连续7年保持高速增长,毛利率为58.2%,为行业最高,净利润达51.62亿元,超过adidas的净利润。


  “国潮其实已经火了有一段时间了。”90后小张进入“炒鞋圈”快4年了。一直以来,他“倒腾”的都是一些国际品牌,目前挣了小1万元钱。他偶尔也会购买一些国产潮牌,但从没参与过炒国产鞋。据他观察,这次很多炒鞋客都看好国货品牌,一方面看到了消费者的爱国情绪;另一方面,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对国货崛起的一种认可。小张也观察到,真正“出圈”的国产潮鞋数量还不是很多,往往只是几个限量款、联名款。


 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表示,当前,国货还没有真正“火起来”。这次炒鞋之风会转向国潮,与之前炒Nike、adidas等品牌的鞋子没有本质上的区别,都是出于投机以获取暴利为目的。而炒鞋背后的推手往往是多元的,主要有品牌方、鞋贩子、二级市场交易App平台等。


  另外,国潮品牌在“出海”方面仍有很大的发展空间。李宁集团2020年财报显示,2020年,李宁的国际市场的收入占集团比重仅为1.5%。


  宋清辉说,国货品牌要想“立得住”,应该在研发、创新和人才方面加大投入力度,并用好口碑征服消费者。


  “像炒股一样炒鞋”都是骗人的


  炒鞋乱象屡禁不止,然而,关于炒鞋“一夜暴富”的神话仍然在不停地传播。一名学生在自媒体平台写道:在有7.3万元本金的情况下,其中,部分钱来自于借贷,通过将这些钱多次流转,1个月的炒鞋销售额达到了23万元,如果利润按照10%计算,月收入也超过了2万元。


  事实上,不论是鞋圈“大佬”,还是新手,炒鞋“翻车”的现象并不鲜见。此前,成都球鞋圈绰号“刘饼干”的鞋商因为炒鞋欠款1000万元,他曾劝诫大家:“千万不要像我一样拿自己的青春去赌博。”


  “炒鞋和炒股一模一样。”90后男孩许凯(化名)进入炒鞋圈3年了,在他看来,一双新鞋发售就像是设立一只新股,大量买入新鞋的人是庄家,零星购买的是散户。散户通过低买高卖的方式赚差价,而庄家则是大量买入一款限量鞋,再通过自买自卖的方式,造成市场供不应求的“假象”,再将少部分鞋放到市场中流通,从而操纵鞋价,这就像股票领域庄家“控盘”。


  当一双鞋子价格被炒到上万元以后,仍有买家前赴后继。许凯说,这是因为一些散户觉得鞋子价格仍旧会上涨,还会有下一个接盘的人。还有一些消费者本着“贵的就是好的”原则去买鞋。


  一些球鞋交易平台的球鞋指数看作炒鞋的“晴雨表”。宋清辉指出,在幕后,这些指数数据都是可以操纵的,甚至可以被篡改。


  宋清辉认为,炒鞋屡禁不止,也反映了放下年轻人渴望“一夜暴富”的心理,甚至这种心理也会导致一些人上当受骗。


  “炒鞋市场泡沫已经变得越来越大,风险系数很高,在时尚风向和市场审美不断变化的当下,可能很快就会破裂。”宋清辉说,被球鞋“套牢”者或将欲哭无泪。


  当前,对炒鞋行为的监管难度仍然较大,监管也在发力。2019年10月,人民银行上海分行发布了《警惕“炒鞋”热潮 防范金融风险》的金融简报,针对国内出现的“炒鞋热”现象,指出这背后可能存在非法集资、非法吸收公众存款、金融诈骗、非法传销等涉众型经济金融违法问题,各义务机构应高度关注,采取有效措施切实防范此类风险。


  球鞋交易平台也需承担起一定责任,加强监测和管理。4月6日,得物官方微博发布声明称,对个别卖家标价波动较大的球鞋进行了下架处理,同时对涉嫌恶意影响商品标价波动的卖家采取封禁措施。并且,将会增加对卖家异常标价的监测。


 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孟博说,近年来,由“炒鞋”所引起的民事纠纷、刑事犯罪并不鲜见。消费者需提升风险意识,对于“炒鞋”行为,要保持理性,不要被所谓的暴利所迷惑,不要盲目投机,以免遭受损失。


分享